文章详情

关闭
网站主分类
您所在的位置:茶叶网>茶叶资讯>茶文化>晴窗话茶寄相思

晴窗话茶寄相思

茶叶咨询加微信:chaliyi1点击复制
2020-09-09 茶礼仪网

我喜欢喝,每天早起,第一件事便是泡茶。洗漱之后并不立即吃早饭,而是先喝茶。据说饭前喝茶是不好的,但我无所谓,照喝不误。这习惯何时养成的已记不清楚,总之时间颇久了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一个新分到单位的大学生问我:“你的生活有什么乐趣?”我说:“每天早晨烧开水,泡上茶,想到我又要喝茶了。”当时我家累繁重,终日忙碌,几无闲暇。年轻人敏锐,看见我这样,可能觉得我的生活毫无乐趣可言,故有此一问。当时也确实只有每天早晨喝茶时,才是我一天中内心最宁静的时刻。

我在淄博生活过很多年,那里茶风不盛,对茶却很重视。到别人家做客时总要换一身干净的衣服,说是换上喝茶的衣裳。现在的人忙,有闲暇的时候并不多,读书作文时,虽然喝茶,却不知茶味,习惯而已。

真正喝好茶是拍《中华茶苑》的时候。一位福建籍的茶店老板泡了各种铁观音给我喝,每一种都有一股浓郁的花香,我这才知道乌龙茶不用香花窨制便具有天然的花香。最后,他给我泡了一种,说不出是什么花的香气,仿佛春天走在山花烂漫的山野之间,一股大自然的清新之气扑面而来。他告诉我,这才是最好的铁观音。此人手掌粗大,是一位茶农,产茶期过了就到北京来卖茶。茶是村里乡亲们生产的。

从此我就爱喝乌龙茶了。

但我也并不是总喝好茶。有个叔叔在云南,每年总要寄几斤茶叶来,是极普通的滇绿。喝惯了滋味温和、口感细腻的好茶之后,喝滇绿会不大适应。我不知道好滇绿是什么滋味,我喝的这种普通的,既苦又涩,但非常提神,有点像我在工厂时喝的降温茶。所以滇绿总让我有一种亲切感,一喝滇绿就让我想起当年抬铁板、抡大锤时的好日子。

祁红、滇红我都喝过,但始终不得要领。喝到嘴里总觉得有点混浊。但祁红的汤色确实好看,红艳温润,像一块玉石。普洱茶近来名气颇大,但到了我手里的普洱茶大多转送了别人,有些还是年头较久的。因为我对普洱茶的陈香不感兴趣。周作人说“喝茶以绿茶为正宗”是有道理的。不过爱喝绿茶,也反映了一种趣味,一种人生姿态。

陆游《临安春雨初霁》诗云:“矮纸斜行闲作草,晴窗细乳戏分茶。”书法我不会,对任意挥写的乐趣无从体会,不过窗明几净,泡好茶一杯,忘记了柴米油盐,抛开了人世纷争,平心静气,细细品味那来自大自然的清香,忘却终日的烦恼。

上一篇美茶春色在玻璃杯中

下一篇一切皆由情始